苏格

CR7.

神兽(主秦唐/魏白微拉郎)4

    
  #唐人街探案X明星大侦探.
  #主秦唐/魏白微拉郎.
  #即将迎来主线部分.
  #至于主线推理部分大家可以完全当开玩笑看,因为我自己也超级不擅长写推理剧情的.
  #流水账注意!!
  
  #4.
  

       秦风到达宾馆之后真的是一头就倒在了床上。
  一是因为他没想到唐仁居然真的就那么靠着他睡着了,害的他四肢酸痛不已;另外是因为他真的需要认真思考一下唐仁被抓的事。
  真的如唐仁所言是一个误会那么简单?
  
  秦风盯着天花板,思考良久。
  
  抓他的人是宋义,还是那个叫魏大勋的中国人?
  按理来说,应该是宋义。因为在纽约他在宋义面前推理出了一切真相,宋义因此记恨,所以绑架了唐仁。就算不是也不会那么巧,正好出现在机场解救他。
  ……到底怎么一回事?
  
  魏大勋又是谁?
  
  据唐仁所说,他在机场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跟秦风差不多年岁的男孩,姓白。这位白先生,不但没有立刻躲开,而是在跟着唐仁一起跑,还帮助他分析案情——
  串通好的?
  秦风皱起了眉。
  而且,那个白先生和魏大勋似乎是非常相知相熟的关系,莫非……
  
  “滴。”
  手机忽然闪过一道白光。
  
  秦风暂时中断了推理,点开手机。
  
  「秦风,你好。」
  
  是Q!?
  他怎么会突然找自己私密聊天?秦风心下生出疑虑,点击屏幕回复他。
  
  「聪明如你,也不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吗?」
  
  秦风愣了一下,抬头一看。卫生间的灯还亮着,依稀还能听到唐仁在里面哼着小曲儿,他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Q刚才说“我此行的目的”,要么跟他见过面,要么跟唐仁见过面。日本警察局的人只跟我有过一点点接触,野田昊和Kiko两人更不可能,所以……
  不是机场那个白先生,就是魏大勋?
  指间停顿了几秒,又恢复了正常。
  你姓白?
  
  「我今年大学二年级。」
  
  对方没有正面回答,代表默认了。秦风惊觉不愧是世界级的app,排名第一的人居然同自己差不多年纪。回过神,他手下的语气更加严厉了几分:
  为什么绑架唐仁?
  「因为Lee是我的表叔。」
  
  李?
  
  ……是泰国那一次。秦风反应过来。那次凶杀案的真相并非唐仁发现的,而是由他解开,只不过由唐仁代为向警方解释。
  秦风翻个身子,想把对方的注意力从唐仁身上转移开:
  和唐仁没有关系,案件全部都是我推理出来的。
  
  「抓住唐仁才能引你出来,他是你舅舅,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相看两不厌,再会。」
  Q的头像暗了下去。
  
  秦风按灭了屏幕。
  也就是说,Q是因为想报仇,才意图绑架唐仁?还有,相看两不厌是什么意思?这个白先生到底是谁?还有他说再会是什么?天才间的惺惺相惜吗?一瞬间许多问题全涌入他的大脑。
  
  “老秦!老秦!”
  卫生间里传来的叫声打断了秦风。
  
  “怎怎,怎么了?”他暂时收起思绪,大声回答对方。
  
  “厕所没纸啦!”
  “……”
  
  ♡
  
  白敬亭一向起的比魏大勋早一点。
  他翻遍了整个厨房最终却翻出来两包方便面,再三确认没有其他吃的了之后他毫不犹豫开始烧水。
  不管怎么说,他觉得煮的还是比泡的好吃。
  
  魏大勋是闻着香味儿醒过来的。
  他粗略刷了一下牙,清水一泼脸,就踱步到了厨房,发现白敬亭特别贤妻良母在煮面,于是在他后面嘿嘿直乐。
  
  “干哈玩意儿?吓我啊?”白敬亭听到后面悉悉索索的动静搭了一句。
  “没有,就是觉得你特贤惠。”
  魏大勋走了几步拿了两双筷子,又从碗柜里取了俩碗,走出厨房放在餐桌上,回头看了一眼白敬亭毛茸茸的脑袋,心头又是一暖。
  
  白敬亭,这次我不是在做梦,对吧。
  
  “面好了。”
  
  本来就是用小锅煮的,白敬亭一边握一个把手端上了餐桌。于是魏大勋同志屁颠屁颠拿筷子开始往碗里摆弄,刚盛一碗就给对方递过去,一副忠犬样儿。
  白敬亭还是被成功逗笑了,接过对方的筷子他就表示不客气了。
  当然不用客气,毕竟是自己煮的。
  
  然后两个人一顿饭,一句话都没说。
  主要是饿了。
  
  “我洗锅!”
  魏大勋自告奋勇抱着一堆碗筷向厨房走去,白敬亭见状,想想是自己做的饭,就不跟他客气了。三两步走到客厅茶几旁边坐下,抱着手机又卧倒在沙发上。
  
  “喂?”白敬亭果断拨出了电话,“刚才没听见,我在吃饭。”
  “嗯……大勋在洗碗……对,那就这样。”
  挂了电话以后,疲惫感才慢慢袭来。
  
  刚才通电话那人是他哥,他哥叫秦明,是玫瑰酒店全国连锁店的大堂经理,同时还是一名小说作家。他的笔名叫张若昀,相当有气质的名字。
  不过他哥并不是亲生的哥哥,只是同一个孤儿院长大的,之后一起生活而已。以前他们很穷,生活很困难,后来生活好了,秦明掏钱让他去日本留学读书,于是这才有了他和魏大勋两个人的故事。
  
  虽然秦明很后悔把他送到日本就是了。
  
  秦明喜欢他,他是知道的。
  秦明的同事总称呼他为“张经理”,也经常和白敬亭一起玩,例如吃饭唱k或是打游戏。当然他是个游戏高手,所以他们都叫他“白大神”。
  而这,就是白敬亭的秘密。
  
  他不是什么“大神”,却在一款app软件上盗用了别人的账户。
  
  他叫“Q”。
  
  他是夺取了一个大神“Q”账户的小黑客。
  
  而且在他第一次更改Q的系统时,明明经过了层层加密,却还被别人入侵了ID。
  他是有几分不服气的。
  
  “白白!”
  
  厨房里传来兴奋的声音把白敬亭拉回了现实。魏大勋衬衫纽扣走了过来,脸上挥之不去的笑意看起来心情很好,看着躺着的白敬亭,他忍不住上去偷了个香。
  
  “……干嘛。”
  
  魏大勋从他嘴唇上离开的时候白敬亭面色挡不住的潮红,他把手机扔在一边,一下子坐起来,双手略微抱肩,有点不满看着对方。
  大型金毛犬有点看呆了,心说我家白白真的真的很好看。然后特别贱的跟了一句:
  “是不是没亲够?”
  
  “神经病!”
  
  白敬亭随手抡起一个抱枕就丢了过去,正好砸中魏大勋的脸。得逞之后白敬亭也不扭扭捏捏了,反而哈哈大笑。
  “多希望我们回到刚认识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都很真诚。”
  魏大勋故作认真看着白敬亭说出这句话,不过三秒,又一下子爬上沙发去抓那人了。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我要取关你魏大勋你别……!”
  
  当然不会让你取关的。
  魏大勋依旧欢乐湿吻中。
  
  白敬亭就知道跟狼共处一室是没有好处的。但是他实在是怕,秦明会对魏大勋下手。所以才到日本来找他。
  
  嫉妒会让秦明变得可怕。
  白敬亭望着手机黯然神伤。
  
  tbc.

神兽(主秦唐/魏白微拉郎)3

  
  #唐人街探案X明星大侦探.
  #主西皮秦唐/魏白微拉郎.
  #秦唐终于有进展了。黑化会有的,无论黑秦白秦,撩到唐仁就是好秦(?).
  #今天也是精致的魏白girl.
  
  #3.
  

       秦风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映入自己眼帘的时候,向来坚强的他居然有种鼻头一酸的错觉。
  唐仁朝他跑过来,同时也兴奋地朝他招手。
  
  “老秦!”
  
  对,就是这个声音。
  他感觉自己不是跑出去的,是飞出去的。他迫不及待要拥抱那个人,他要把所有的担心都补回来——
  
  他的内心有只野兽,他感觉到了。
  它好像根本就管不住,疯了一样想要撞破面前的铁笼。
  
  “老秦,我没事啦!不用担心啦!”唐仁被秦风抱了个满怀,他以为秦风是太担心他所以有点反常。
  可是他想错了。
  秦风拥住面前的人,好像要把他揉到自己身体里一样——他的手臂不断发力,好像骨头都快碎了。他低着头,绕到后面的野田昊完全看不清他的表情。
  
  可对于这个正常的拥抱,野田昊感觉一点都不好。
  
  “你为,为什么乱跑?”
  
  听到秦风不同寻常的声音和语气,唐仁以为他生气了,想想也确实是自己当时顾着东张西望没跟上他才导致被抓,于是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张嘴一笑:“不好意思啦!老秦你别生……”
  “我没有生气。”
  秦风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松开了抱住他的双臂,退后一些与他对视。
  
  好想把他给……关起来。
  这样就丢不了了不是吗。
  
  咕噜。唐仁吞了下口水。
  怎么感觉今天的秦风跟平常的一点都不一样呢?
  忍住疑惑,只当是秦风闹脾气,他漫不经心开口:“你不生气,那我们就回去啦。走吧?”
  
  面前的唐仁小心翼翼在探问他。
  唐仁的眼神里一直有种单纯的光,现在也是这样。他跟唐仁对视,唐仁看着他,他也看着唐仁。他的眼睛里早就容不下其他人的存在了,而现在,唐仁眼里,也只有他一个人。
  不再有什么所谓的阿香、或是陈警官。
  只有他秦风一个人而已。
  
  “愣什么神呢,我先上车了啊。”
  唐仁见秦风只是盯着自己看,并没有理会自己说的话,于是“切”了一声,离开了他的视线,向野田昊的车走了过去。
  
  殊不知这又让秦风差点崩溃。
  不行,一想到唐仁离开他他就快要疯掉了。他的目光一直追逐着他的舅舅,为什么,为什么他的舅舅就看不到呢?
  秦风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嘴角下意识扯了扯,完全是凭借身体本能,转过身跑过去,一把将唐仁拉住拽回了自己身边,死死钳制住他。
  
  秦风做这些时完全没有意识,可是野田昊却觉得可怕——
  
  秦风,就是一头猛兽。
  只不过现在没有从笼子里逃出来而已。
  
  野田昊敛了眸子向前走去,想要劝说秦风赶快动身离开。可他刚走向这两个人一步,就对上了秦风的眼睛。
  
  滚开——!
  他是我的。
  
  野田昊被吓了一跳,身体完全僵住了。刚刚那个杀气,该从这个大一小孩的身上散发出来吗?
  
  “老秦,我在呢。”
  
  唐仁忽然开口,几个人都愣住了。
  秦风难得见唐仁认真的眼神,而此时这双眼睛正望着他。唐仁好像在宣誓一般,好像绝对不会骗他一样,掷地有声地告诉他。
  
  我在呢。
  
  [秦风,你,是神是兽?]
  秦风抬起了头。
  
  [我要做他的神。]
  
  “嗯。”
  我们回家。
  
  上了车之后,野田昊开车,Kiko坐在副驾驶座,而秦风和唐仁则坐在后面。
  秦风假装在玩手机,可视线一刻也没离开过唐仁。唐仁并没有注意这些,只是跑得太急稍微有点晕车,他有点难受地往后靠,索性往秦风身上一倒。
  而后者的耳根子都烫熟了。
  为了让唐仁安心,秦风大气都不敢出。一只手费劲地把手机收回了口袋里,马上坐的端直,生怕这个舅舅一会儿就不耐烦地换个地方,结束这个还算不赖的亲密接触。
  唐仁在他怀里,刚刚好。
  想到这儿,秦风觉得空气好像又燥热了一分。
  
  怎么会……这么热呢。
  
  ♡
  
  “嗯……到大勋家了……好……”
  “拜。”
  
  挂断电话,白敬亭随手放在了一旁。
  魏大勋直接就扑了上去。
  
  “魏大勋你别……”
  
  后面的字已经没有人在意了,魏大勋把白敬亭逼到门边,狠狠压着这人的身子。嘴上也是毫不认输,他咬了一口白敬亭性感的下唇,舌头灵巧地钻进了对方的领地,挑逗着对方的上颚。
  白敬亭有些恼怒却无处发泄。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让魏大勋占据了主动权,不光是舌头,简直快把他的唇瓣都吮麻了。他的舌头又和对方交缠在一起,他能感受到对方野狼一样的攻势,本来想与其对垒,可他竟然有一点缺氧的感觉。
  他想推开魏大勋,奈何对方纹丝不动。
  
  这是当然的。
  你以为我想了你多久,白敬亭?
  
  又过了持续一分钟左右,他才把白敬亭放开。
  白敬亭眼睛里因为缺氧泛起了生理泪水,魏大勋拖着他的后腰,把人紧紧圈在面前。他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途中魏大勋又轻柔袭击了他几次,全让他一一给亲回去了。
  
  “你太不服输了。”
  魏大勋总结了一下,又使劲儿把他抱起来往卧室走。
  “我要告诉哥。”白敬亭累了一般任他去了,顺势搂住魏大勋的脖子。
  魏大勋见他这副模样实在忍不住,又在床前跟他来了一次刺激的法式湿吻,直到白敬亭的嘴实在麻到不行,他才把人安置在床上。
  “若昀不管这件事。”
  
  “魏大勋老变态。”
  白敬亭帮魏大勋解开领结,很快就被他的书桌吸引了目光。
  “这什么?”
  “没什么。”
  的确也没什么,是一本《摸骨校医》,张若昀写的。
  “蘑菇小姨……”
  “哈哈哈哈哈!”
  白敬亭成功逗笑了魏大勋。得,以后都不敢直视这书名了。
  
  一阵欢愉之后,白敬亭倒在了魏大勋旁边。
  “睡觉?”
  “玩手机。”
  白敬亭又掏出手机摆摆弄弄。
  “反正就是不睡觉呗?”
  知道还问。白敬亭没理他。
  魏大勋转过来给白敬亭捋头发,又特别认真的查看他最近有没有长白头发。
  过了一会白敬亭忽然往他胳膊上一枕。
  
  魏大勋发现,就算是和他分开了一段日子,白敬亭的小习惯一点儿都没变。该退让的时候他会退一步,也不是特别心胸狭窄,能体谅他很多时候的心情——
  噢,他忘了。
  他了解白敬亭,白敬亭也了解他。
  
  “我想睡觉了……白白……”
  魏大勋已经闭上了眼,语气听起来很慵懒,在白敬亭耳边嘟囔。
  白敬亭坐起来检查一下魏大勋盖被子的情况,发现没问题之后果断也躺下了,选择进入梦乡。
  
  能跟魏大勋在一起的日子,真好。
  
  魏大勋很快已经开始梦周公了,白敬亭睁开眼看看他,又合上了眼睛。
  
  太不真实了。
  
  tbc.

神兽(主秦唐/魏白微拉郎)2

    
  #唐人街探案X明星大侦探.
  #主cp秦唐/魏白微拉郎.
  #这章纯属扯淡,主要是为了大勋赶紧登场而已.
  #这一章魏白多一些耶…
  #流水账.
  #不要被外表蒙骗,这只是一个浪漫爱情喜剧!
  
  #2.
  
       “宋宋宋宋义!?”
  面前的小个子开口道,显然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出现在这。
  “唐仁?”
  “是我啊!啊哈哈哈哈哈!”
  于是白敬亭非常无语地看着这两个人激动熊抱了几秒钟。
  “拜托这都什么时候了……”
  
  “宋义,”唐仁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看着他,“帮我和后面这个小弟弟躲一下啦!”
  “包在我身上,你俩快进来。”宋义赶忙招呼唐仁二人进入休息室,自己跑到门口,一把关上房门,准备为他俩开脱。
  
  “哎,你还好吧?”唐仁转过身去看白敬亭,“把你卷进来不好意思啦,很快就没事啦!”
  “你说的那个宋义不会帮我们。”
  白敬亭冷冷看了他一眼。
  唐仁显然被他唬到,不过很快又嬉皮笑脸:“你当然不知道,我们在美国的时候……”
  “你们离散之前,他没有跟你们说过道别什么的吧。”白敬亭撇了他一眼。
  “这个倒是……可这能说明什么呢?”
  “那就是不想再见咯。现在却突然见面了,”白敬亭顺着说了下去,“况且,他见到你,并没有过多惊讶,从他的语气就可以听得出来。”
  唐仁努力回想着方才发生的事。
  “看得出,早就准备好了。”白敬亭示意唐仁同他往后撤以防让门外的人听见,自己却起身压低声音靠近门口,“他一直在这里等你,刚才你叫他帮你,他什么都没问,非常娴熟就让我们进来了,说明……”
  “说明他很担心我们!”唐仁肯定道。
  白敬亭差点儿昏厥过去。
  “啊不对不对,”看见白敬亭这个反应唐仁马上否定了刚才的自己,“说明他早就知道后面有人追我们?”
  “嗯。”白敬亭偷偷把一根木棍抵在了门上,回到了唐仁旁边。
  “现在我懂了,要抓你的人是想……”
  “小心!!”
  白敬亭猛地一回头,迎接他的却是一个从天而降的黑色头套。
  
  ♡
  
  “回放三分钟,树底下,放,放大!”
  看清那人的面孔,秦风才算是彻底发了火。
  
  [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你。]
  [看可以,别看太久。]
  
  “宋义!!”
  
  秦风觉得好像快疯了。他完全没想到在美国放走了他竟然会被反将一军,他向他卖弄的那几根粉笔居然换来了痛失唐仁这样惨痛的代价。
  什么狗屁深渊……通通滚开!
  找到唐仁,我让你从此万劫不复!
  
  “Kiko,怎么样?”
  “找到了。在机场。”
  三人马上坐上警车前往Kiko方才定位的位置。
  不要有事啊……唐仁!!
  
  千万不要有事。
  
  ♡
  
  “掀开。”
  随着这句话白敬亭终于重见光明。
  
  “白哥,Welcome to Tokyo!”
  
  旁边忽然炸开的礼花散落在了他和唐仁身上,前方左右各有一瓶香槟交错着喷涌而出。
  ……这庆祝的气氛是怎么一回事。
  
  白敬亭的心情真是难言而喻。
  这声“白哥”可是相当熟悉的声音。
  “什么情况啊?我们不是被抓了吗?”
  唐仁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白敬亭,希望能得到一个解释。
  白敬亭疯狂翻白眼。
  
  “魏大勋。”
  “哎,白敬亭。”
  
  坐在桌子对面本来绷着一张脸的男人瞬间乐开了花,温柔答应了白敬亭的答话之后眨眨眼睛。
  以此卖萌。以示无辜。
  ……无辜个头。
  “庆祝我可以忍了,你把别人抓过来干什么?”白敬亭表示卖萌无效,无论怎么说居然跟谍战一样……
  这又不是写小说。
  “对啊对啊!抓我过来干什么!”唐仁一看有人撑腰了,瞬间底气就硬了起来。
  而此时对面的魏大勋更是一脸状况外。
  
  “你谁啊?”
  
  “我是唐仁啊!大名鼎鼎的唐人街第一神探唐仁你没听说过?”
  糖人?糖人不是个吃的吗……
  “……没有。”魏大勋摊手表示真的没有。
  白敬亭歪了一下脑袋,把手机递给唐仁。“快给你认识的人打电话。”
  这个误会不要闹大了才好。
  “哦。”唐仁应了一声,接过电话闪到一边桌子上去了。
  
  “谁教你这么干的?”
  白敬亭双手抱肩看着对面的人。
  我就不相信没人指导这个事你能干出来。
  “我迎接你嘛,真心的。”
  魏大勋完全没被他吓到,反而趴在桌子上饶有兴趣看着他,一开口又是笑得灿烂:
  
  “想我了没?”
  
  ……这白痴。白敬亭绝对不承认自己确实有点儿脸红心跳,眼眸一转缓冲了一下情绪,“完全没……”
  “我想你了。”
  
  不是开玩笑,这句话真的是直直的挺到白敬亭心里的。他觉得耳朵甚至都没接收到信号,几年的思念在这一瞬间像潮水喷涌出来,从对方那儿一下子挺进来,不偏不倚,正好占满他整颗心。
  
  “我……”白敬亭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却直接被堵了嘴。魏大勋的气息通过唇齿间的电光火石传递过来,温暖的、他记忆中的感觉,只是停留片刻,就又消失了。
  
  魏大勋坐了回去:
  “我知道。”
  一句话之后,他又笑了,直接站起身来朝着对面走过去。
  “你知道什么。”白敬亭没好气地接了一句。
  
  随后他闭上了眼睛。唇瓣上再次传来让人心动的触感,不同于刚才的蜻蜓点水,这一次更加深入,更加令人沉醉。这个他们曾经无数次重复过的动作,现在因为久别重逢带了新鲜的甜蜜。他专心、专注着回应魏大勋的一切动作,即使闭着眼睛他也能够描绘对方浓情的模样。
  他的脊背通过中枢神经告诉他,这家伙的手又开始不安分的游走了。他睁开眼睛,正好对上对方满含笑意的目光。然后他们相当有默契的分开了,扯出一道银丝,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
  
  魏大勋笑了,然后用手指帮助将它含了下去。
  
  他是了解白敬亭的。了解白敬亭喜欢怎样的吻,喜欢怎样的节奏,喜欢他强势一点儿带着他,喜欢点到为止的感觉,喜欢甜蜜的拥抱和一点点恶趣味的挑逗。
  而且他知道,怎样能够让他更安心。
  
  ♡
  
  “没事就,就好。”
  “我,我们现在就去接你。”
  
  他没事。
  他没事——!
  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秦风的手不自觉抚上心房,终于,算是松一口气了。
  
  [秦风,你是神是兽?]
  宋义的话又浮现在他耳旁。
  
  秦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唐仁,就是开关吗。
  
  “秦风?”野田昊看了他一眼。
  “嗯?”
  秦风转了过来。
  “你喜欢……唐仁吗?”
  
  秦风没说话。
  Kiko和野田昊对视一眼,也没说话。
  
  ……这么明显吗?
  
  tbc.

神兽(主秦唐/魏白微拉郎)

  
  #唐人街探案X明星大侦探.
  #总感觉写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刚看完唐人街探案被秦唐圈的一本满足,一直喜欢明侦,最近莫名其妙被逼看了一个留白视频(居然觉得真的很配),于是想到了这个企划.
  #主西皮秦唐/魏白微拉郎.
  #剧情可能虾扯蛋哦.
  
  #1.
  

       “晚上见。”
       挂掉电话,白敬亭整个人放松下来。今天已经结束了工作,他把重心都转移到晚上的事情上——

       他不怎么是个喜好热闹的男人。
  换句话说,他的集体娱乐生活很少,但也并非没有。他喜欢在这样喧嚣的夜里读书,或是玩一局探案类的小游戏,或是咂咂嘴吃点儿东西,只是喜欢而已。
  他本就这样一个人幽默,一个人清冷。
  
  在他到家里时,他发现座位上坐着一个人。他家厨房好像被重新包装过一样,桌子上摆放着玫瑰花,旁边是高脚杯和整齐的餐具,另一面是漂亮的银制刀叉。
  白敬亭猛地愣了愣神。
  坐在桌子前的人对他微笑,随后道:
  “坐。”
  “……哥?”白敬亭犹豫着试探开口。
  对面的人闻声笑笑,起身替他拉开椅子,“放松点,我今天自己一个人来的。到是你,什么时候才能休假?”
  “哥我……!”“我知道,我知道。”
  面对白敬亭激动的情绪,面前的人一点儿都不紧张。他依旧慢条斯理回归自己原来的位置,执一杯酒小啜一口。
  “你为什么不去参加那个日本的悬案?”
  白敬亭沉默了。
  但他更没想到对方接下来的话语。
  “或许,应该问问Q……”
  “!”白敬亭一下子冲上去狠敲了一下桌子,他强忍住怒气,冷冷开口,“你还知道什么。”
  “现在,干脆连哥都不叫了?”
  显然是带着调戏的恶趣味,对方的语气令他实在无法忍受。他轻咳一声,提醒自己要冷静,“……哥,我会去日本断案,不要……”
  “你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了?!”
  他的话被打断,刀叉被对方狠狠摔在了桌子上。他不知道为何感觉到压抑,却始终怎样都无法憋出一个字。
  
  “我……”
  “明天早上的机票。”
  对方放弃了似的结束了谈话。烛光摇曳在白敬亭眼前,一晃一晃直击他的心脏。他觉得有什么事终究又被提起来了,这一次,他躲不过,也逃不掉。
  “哥……”“亭,”
  对方打断了他未出口的话语。
  “晚安。”
  他望着对方踱步离去的模样,心里又是一痛。
  
  ♡
  
  “你你,你说什么?唐仁被抓!?”
  秦风快把日本警察局副局长的衣服扯烂了。
  Kiko站在一边,同野田昊对视一眼。
  这下糟糕了。
  
  日本的案件在唐仁秦风两人的努力下告一段落,两人准备返回家乡。可就在这个关头,唐仁却不见了。
  而抓走唐仁的,经过警方半信半疑的推敲,最终锁定了之前那个日本嫌犯的同伙。
  Kiko眼神示意野田昊帮忙拉开他:“秦风,你冷静一点……”
  “你你你叫我怎么冷静!”
  秦风一把甩开了警长,他喊的声音很大,用了不小的劲,脖颈上凸起的青筋更加彰显他的急躁。
  
  [秦风,你,是神是兽?]
  宋义的话忽然又浮现在了他脑海里。
  同时出现的还有那个个子不止比他小一点儿的家伙。
  [你放心啦,我肯定会跟你一起安全到家的啦,所以,别回国了,直接灰东京一起破案啦!]
  从纽约出发之前那家伙笑嘻嘻的样子还映在他眼前,什么啊,那么温暖,是要怎样……
  
  骗子。
  不是说好要安全回家的吗。
  为什么你不见了?
  骗子。
  “我最恨别人骗我……”
  秦风自己都没注意,他的声音早已经变了个样。
  
  这一开口,Kiko没怎么着,倒是把野田昊吓了一跳。
  “完了!”野田昊大叫不好。
  “怎么了?”Kiko马上抓住野田昊要找他问个清楚。
  野田昊来不及回答,只是快速向秦风走过去。
  
  骗子。
  大骗子!
  你是在我爸走后唯一对我以命相救的人,这个世界上唯一让我动了心的人……
  我却要失去你了。
  
  你怎么敢离开我。
  
  奇怪……我……怎么会这么想……
  
  “秦风!!”
  
  他在野田昊的呼喊中回过神来,愣愣看着眼前的一切。
  Kiko整个人都缩在了野田昊背后,看都不敢看他。
  “我……怎么了?”他想说些什么,却发现眼前每一个人都不太对劲。
  “……”野田昊看了他良久,最终开口:“你刚才的表情,简直就像……”
  简直就像一个杀人犯。
  
  这句话像是一记重锤,重重砸在了秦风心上。
  他……像杀人犯?
  怎么可能。
  他哑然失笑。
  
  不,等等。
  可以杀了他。
  只要他杀了那个抓住唐仁的人,就可以……
  
  “秦风!!”
  他又庞然若失看着野田昊。
  “……听着,秦风,”野田昊一把抓住秦风的衣领,“我不管你在策划什么,总之一定要停下你刚才的想法。唐仁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找回来,可是你千万别冲动!记住了吗!”
  对,唐仁。唐仁才是最重要的。
  他回过神,对野田昊点点头。
  野田昊见状,和Kiko对视一眼,示意没事,随后三人马上开始搜寻起唐仁的踪迹。
  
  希望不会太晚。
  
  ♡
  
  “哥,比赛真的已经结束了……”
  “是真的……秦风拿了冠军……”
  白敬亭拿着行李箱在机场一个拐角和对方讲着电话,另一方面想要解决一下肚子的温饱问题,于是正挂着一副金丝框眼镜四处张望。
  
  “前面那个小屁孩让开啊让开啦!”
  白敬亭猛地一回头,跟来人撞了个满怀。
  “啊……”他被撞的退了好几步,眼前的人也是向后倒去。好不容易他回回神想观察一下这个人,对方却拉着他跑了起来。
  “……喂!你干什么,”白敬亭使劲想要摆脱对方的钳制,奈何完全没头没脑的先下意识跟着他一起跑了。“我的行李还在后面!”
  “都快死了还想什么行李啊!”
  他这才得以打量一下对方。烫着奇怪的爆炸头,皮肤黝黑,身材算不上高挑,穿着一双拖鞋,最重要的是,刚才他镶着一颗金牙,又身在东京。莫非这个人……
  
  “Stop running(别跑)!”
  后方传来了不知道谁的声音,白敬亭回头一看,一群叫不上名字的美国大汉在后面追着他们。
  我去!
  “你到底,到底,犯什么法了!?”白敬亭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慌忙中赶紧问他。
  “他们要绑架我!”对方抽时间回了他一句,又拉起他向vip候机室冲刺。“这边!”
  白敬亭本想反驳一句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回头看了一眼不自觉又跟上了面前人的脚步。
  “Stop!Bastard!(站住!混蛋!)”
  后面的人还在穷追不舍。
  白敬亭跑着跑着忽然撞上了前面的人,急的脱口而出:“喂,你干嘛停下……”
  顺着视线他又抬起了头。
  “……他是?”
  
  tbc.